反叛的鲁鲁修经典台词 / /html/56670.html 语录大全/经典语录无所作为的人生,只是个活着的生命,跟死没有差别。我,毁灭世界,又创造世界。只说漂亮话的话,是什么都无法改变的。你的罪全部由我来承担。连我的份一起努力,好吗?只有敢死的人,才能杀人。重要的是拿出结果的能力,与种族、手段都没有关系。结果优先于一切!能开枪的只有有觉悟被杀之人!霸者最孤独,王者最寂寞。没有变化的日常称不上生存,这只是经验而已。明明只是一具行尸走肉,却编造着,活着的谎言。强加的“善意”与恶意无异。我已经和恶魔签订了契约,事到如今已经无法和神明和平共处了。知晓愤怒之人,同样知晓悲伤

反叛的鲁鲁修经典台词


  • 时间:2021-04-08 16:12:27
  • 来源:本站发布
  • 作者:admin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正文顶部广告
语录大全 / 经典语录

无所作为的人生,只是个活着的生命,跟死没有差别。

我,毁灭世界,又创造世界。

只说漂亮话的话,是什么都无法改变的。

你的罪全部由我来承担。

连我的份一起努力,好吗?

只有敢死的人,才能杀人。

重要的是拿出结果的能力,与种族、手段都没有关系。结果优先于一切!

能开枪的只有有觉悟被杀之人!

霸者最孤独,王者最寂寞。

没有变化的日常称不上生存,这只是经验而已。

明明只是一具行尸走肉,却编造着,活着的谎言。

强加的“善意”与恶意无异。

我已经和恶魔签订了契约,事到如今已经无法和神明和平共处了。

知晓愤怒之人,同样知晓悲伤。

幸福若有形态,那会是怎样的呢?

如果世界容不下你,那我就将整个世界颠覆。

对!错的不是我,是世界!

在遇见你之前,我一直都是死的。

虚伪的笑容伤害别人,虚伪的眼泪伤害自己。

就算为死人流泪,他们也不会复活的。

我,在遇见你之前一直都是死的。

正义和恶意始终只不过是一张牌的正反面而已。

如果说弱小是邪恶,那力量就是正义吗?复仇是邪恶吗?那友情又可以称做正义吗?

只有拥有被射杀的觉悟,才有资格开枪!

正因为有死亡,人才能自觉到生存。

花凋即逝凭风舞,世尘常理乃天缘。

我成为你的盾,我们是共犯不是吗?

不管夜晚多么黑暗,黎明总是会到来。

鲁鲁、洛洛,为什么要救我,我可是把你。

单恋是温柔的人做的事。

如果恶可以获得力量的话,那我宁愿化身成恶,也要讨伐极恶。

如果感情会成为障碍,那将它抹煞就可以了。

一度被抛弃的生命,已不再留恋。

没有被杀的觉悟,就没有杀戮的资格。

可以开枪杀人的人,只有被杀绝悟的人。

结果优先于一切!

人类总是希望能不面对死亡,却忽略了,永恒也是一种“惩罚”。

让我榨干你的每一滴血,再把你像破抹布一样抛弃。

世界这个东西,不是只对你一个人温柔。

虚伪的眼泪会伤害人,虚伪的笑容会伤害自己。

母亲跟我说过,人的体温对眼泪很有效。

负有被射中的觉悟,才有资格射击。

如果你是魔女的话,那我成为魔王就好了。

就算每一个小事都能忍耐,如果全都累积起来,总有一天会崩溃的。

这就是世界的真理,有限之物即称为生命。

雪为什么是白的?因为他忘了自己原本的颜色。

忘了吧,讨厌的事全部忘记就可以了。

知道愤怒的人,应该也知道悲伤。

我是毁灭世界,然后创造世界的人。

与输赢没关系,这是愿望。

强加于人的善意,与恶意毫无差别。

一丝的愿望,隐约的期盼,乃是由绝望而生。

如果你是魔女,我只要化身为魔王就可以了。

虚伪的笑容会伤害自己,虚伪的眼泪会伤害人。

为了让已流的血不白流,只有献出更多的鲜血!

所谓组织,人才济济的话是长久不了的。

既是正义站在这边,也要反抗吗?无力的人们!

所谓**,就是尊严与性命的争夺战。

我毁了世界,我重建了世界。

我的名字是ZERO,拥有力量之人的叛逆者。

已经丢过一次的性命,没什么值得留恋。

虚伪的眼泪会伤害自己,虚伪的笑容会伤害别人。

拿起手枪时就要有被射击的觉悟。

既然接受了我任性的要求,总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吧。

有资格开枪的人,只有有着被射杀觉悟的人。

知道雪为什么是白色吗,因为它忘记了自己曾经的颜色。

雪为什么是白色的,因为它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颜色。

什么都不做的人生,仅仅是活着的生命,与死亡是一样的。

你知道雪为什么是白色的么?那是因为它早已经忘记了自己的颜色。

为了不让已失的血白流,只能撒下更多的血。为此要先成为修罗。

有被杀的觉悟,才有开枪的资格。

我爱你,娜娜莉。

请你喜欢我吧,作为交换,我也会很喜欢你!

让我把你一次次蹂躏榨干之后,再像一块破抹布一样一次次的扔掉!

你知道吗?得不出结果就是所谓的无能。

不介入主观的报道是不存在的,报道不过是人的意志做出来的东西而已。

以错误的手段得到的结果根本毫无意义。

不管长夜有多黑暗,黎明总会到来。

当正义无法战胜邪恶时,你是打算以正义之名屈服,还是用更邪恶的手段战胜对方呢?

不知不觉已经渐渐淡忘初衷,最初的回忆如今已不知所踪,如今你眼中的我是什么样子?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正文顶部广告

回到顶部